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妻的闺蜜是你的做爱对象-03
妻的闺蜜是你的做爱对象-03
 可能小吴也觉得妮妮下面乾乾的干起来不够爽,於是抽出懒叫,一手摸奶一手挖鸡迈,挖得妮妮大叫:『喔……喔……你好会弄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』渐渐地开始有淫水流出来了。
  小吴看够湿了,便抽出手指,再提着懒叫往妮妮的鸡迈插,这次因为有大量淫水作润滑,插入得很顺利,一插就直捅到底,并撞中妮妮的花心,插得妮妮大声叫爽:『喔……喔……干我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我见小吴终於把妮妮给上了,就走过去看,这时小吴压着妮妮,懒叫上下运动在鸡迈中抽插,双手握奶用力地捏。小吴看到我在旁边,更用力地干着妮妮,『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小吴干我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用不到十分钟妮妮就被小吴操到高潮,几乎爽昏过去了。
  妮妮丢精时鸡迈把小吴的懒叫夹得紧紧的,加上我又在旁观,双重刺激下,小吴抱紧妮妮的腰用力一挺,射出一大泡浓浓的精液,全都灌进妮妮的子宫里去了,还直说干得好爽……事情经过就是这样。
  事後妮妮怕你知道,刚好你又想找我干炮,於是我和妮妮商量後就设下这个局——妮妮给我老公干,我给你干。可没想到一通电话就被你发现了秘密,以後的事你都知道了。你不要责怪妮妮,整件事都是由我而起,对不起!你要我怎样补偿都没关系。」我说:「这是你说的,不可以赖哦!过几天我再找你喝咖啡。」这是後话,往後的进展我会在另一章再告诉各位。
  这时我再次问老婆:「妮妮我问你,打电话给我时,你在跟谁干炮?」「是小吴。你都知道了,还问?小吴本来是小梅的男人,我是小江的,因为小吴比较喜欢我,所以我们交换,我们平常都是四个一起出去玩的。」「小吴老婆是谁?」「是秀娟,她一直都在大陆,偶尔会回来住几天。」「然怪你们会那麽自由。唉……戴绿帽那麽久,到现在才知道真相,我的福利找谁要?」妮妮说:「找小梅要,这些都是她引起。」我看了小梅一眼,妮妮吵着要看现场,要我在她眼前干小梅,见小梅没有反对,我就牵着她的手往房间走。一走进屋内,我马上抱着小梅狂吻,小梅没站稳倒在床上,我顺势过去压着她,衣服一件一件脱,嘴巴吸奶,手则伸进两腿间挖淫穴,挖得小梅大叫:「大哥……不要……我不敢了……」「还说不敢?今天要好好干你一炮,为我老婆报无数炮之仇。」说着,我把自己也脱光了。
  小梅越是反抗,我性趣越高,我用两只手指插入她鸡迈里进进出出,直插得鸡迈湿淋淋的,「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大哥……我要……我要丢了……我要你的懒叫……」这时妮妮进来,蹲下身握住我的懒叫就往嘴巴送,然後一进一出的吸,吸得懒叫涨得好大、涨得我好难过。
  妮妮问我:「老公,这样爽吗?」我说:「好爽!」随即将小梅双脚掰开,握着懒叫就插,一下便全根没入小梅的鸡迈内,干得小梅直叫:「好大喔……大哥……你的懒叫好大……插得我鸡迈好涨……」这时妮妮趴在小梅身上摸她的奶、亲她的嘴,我的活塞运动一进行就没有停过,一口气干了二百多下,干得小梅淫水直流,大呼过瘾:「喔……哎呦……我又要丢了呀……亲哥哥……干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大力……大力干……」干得我汗流满身、气喘吁吁。
  妮妮不知何时也将衣服脱光,从後面抱着我说:「老公,我要你干我,不要只干小梅。」我说:「今天先将小梅干爽,改天再找小吴和他老婆秀娟到汽车旅馆好好玩。」话说着,腰却没停,仍一进一出的抽插着。
  我问小梅:「爽吗?」小梅直说好爽:「大哥……我爱你干……不要停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我又丢了……喔……干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大哥……鸡迈好痒……喔……亲哥哥……我爱你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干我……干我……」我把懒叫用力推进到小梅的鸡迈最深处,狠狠地桩捣了十几下,只感一股电流往脑冲,腰一酸、龟头一麻,「喔……好爽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随着喊声射出浓浓的一股精,直喷进小梅的子宫内,太爽了!
  (七)
  彼此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多月,妮妮很少出门,就算出门也会告诉我,找我一起出去。当然我也原谅了她,原谅她一时无聊贪玩。小梅夫妻时常来我家泡茶聊天,有时也会相约到小吴家唱歌,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  中秋日,台北是台风天,妮妮和我在家闲聊:「老公,好久没有找小梅夫妇到小吴家唱歌了。我们出去走走,秋天到了,我们去泡汤好吗?」我说:「小梅夫妇没问题,小吴单男比较麻烦,他老婆什麽时候从大陆回来?」「听说下个星期就回来了。」妮妮答道:「小吴老婆很漂亮,身材好,皮肤嫩,是标准的美人妻,回来我介绍你们认识喔!」我心想:『哼!小骚货,乖了这麽久,终於又蠢蠢欲动了。但小吴老婆——秀娟引起我极大兴趣,小吴呀!该是你回馈的时候了。』报复心理油然而生,於是对老婆说:「好啊!那麽就找小吴夫妻一起去泡汤吧!」妮妮答道:「嗯,现在我去找小吴,商讨一下怎麽跟秀娟说。」「不用了,随缘就好。」「你不是很想干他老婆吗?」「是如此没错,问题是他老婆给我干一趟,你不知道又要再失身几次,不划算。」「那我先找小梅给你止痒,等秀娟回来再说。」我心想:『这骚货其实是自己鸡迈痒,藉机说要设计小梅给我而已,真是狼狈为奸!』顺口答她:「也好,先暖暖身。」妮妮高兴地望着我说:「那我马上去约小梅过来。」「不用亲自去了,打电话就好。」妮妮只好拿起手机拨给小梅:「小梅喔?有空吗?我老公想请你喝咖啡……也好,那我们到小吴家唱歌吧!」小梅说:「好,就在小吴家相等。」於是我和妮妮骑着机车来到小吴家,开门的是小梅,原来她早就待在小吴家了。小梅看到我们就很高兴的说:「小吴听到你们要来,出去买水果了,很快就回来。」一会儿後小吴回来了,见到我们说:「今天怎麽有空?」我说:「台风天放假,妮妮找小梅说要来你家唱歌,没骚扰你吧?」「没,没……大家都这麽熟了,还客气什麽?你们先坐坐,我去放歌。」妮妮和小梅拿着水果往厨房走去,说:「我们去切水果,你们先唱歌。」我说:「等你们来再唱,我跟小吴先聊会天。」接着我问小吴:「小梅常来吗?」「嗯……没事她会打电话给我,到我家唱歌。」小吴顿了一顿答道。
  「那妮妮呢?」
  「偶尔有来,一般都会约小梅一起来的。」
  「喔……是这样。」我说:「妮妮有告诉你吗?听说你老婆要回来台湾,想约你们夫妻俩一起到内湾泡温泉。」小吴说:「好呀!我老婆秀娟回来一定告诉你,也是该我回馈的时候了。」「你有勇气告诉她实情吗?」「放心,我会告诉她……嗯,是说服她。我自己一个人在台湾满寂寞的,都是妮妮和小梅她们过来陪我,这一切秀娟都知道并默许的,所以你要上她应该没问题。」我说:「谢谢啦!那就等你佳音了。」小吴说:「别客气,包在我身上。」「唱完歌有好节目吗?你安排吧,我会附和。」「那我就直说了,你想再干小梅吗?」「是想再干她,只要有机会。」「好,我来安排,但你不可以生气喔!」我会意着说:「好!可是就随缘进行,不可强求,妮妮若不要,你不可以用强。」「你放心,」小吴说:「我去跟小梅讲,你等我。」看他们在厨房里窃窃私语,只听妮妮高兴拍手叫好:「我要看!」小梅说:
  「你们在旁边看,我会不好意思。」
  妮妮说:「少来了!你哈我老公很久,以为我不知道麽?上次干得匆忙,这次你们就好好地玩,我们不会打扰。」小吴说:
  「就这样,我房间借你们。歌不用唱了,我跟妮妮在客厅看电视。」於是小梅一出来,我就牵着她的手往房间走去,小梅转身说:「妮妮,你老公借我一下。」妮妮答:「好,快去吧!爽要叫出声。」小梅今天有刻意打扮过,身上的香水味闻起来很香,抱着她很舒服。衣服没脱我的手就往小梅的酥胸摸去,握着奶子一阵搓揉,搞得小梅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叫个不停。
  我右手也不客气地往鸡迈挖,「喔……喔……爽……插进去!大哥,插进去!我要……」小梅爽得自己衣服一件一件脱,最後只剩三角裤,我顺手拉下它。
  小梅抱着我亲吻,我边吻边将手指在鸡迈里抽动,插得小梅身体轻扭,直叫好爽:「喔……亲哥哥……干我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不知何时小吴和我老婆已来到房门口,他从後面抱着妮妮,一只手在妮妮的奶子上游走,摸得妮妮直说:「不要……看就好……」小吴还是抱着妮妮,不过手就规矩一点,两人站在那看我和小梅演春宫。
  这时小梅躺在床上,我压住她的身体,手指还是插进鸡迈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,「嗯……嗯……大哥干我……我要懒叫,不要指头……」小梅张开双腿,手抓着我的懒叫拼命往自己的鸡迈塞。
  真是骚货,就这麽用指头挖几下便湿淋淋了。我把手指拔出来,顺着小梅的拉力就把懒叫往她的鸡迈插进去,阴道里淫水很多,插起来很顺很爽,直操得小梅大叫:「喔……爽……亲哥哥……小梅爱你干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大懒叫干到鸡迈心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要上天了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这个小淫妇,真要好好干她一炮!
  这时妮妮看得心花怒放,自己揉摸着鸡迈,脸上一副想让人干的淫荡样,小吴一看机不可失,牵着妮妮手去摸他的懒叫,妮妮说:「小吴,你的懒叫又长又硬,给你干一定很爽,难怪小梅老往你家跑。」小吴乾脆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抱着妮妮的头往下压,把懒叫插进妮妮嘴巴里进进出出,口里直喊爽:「喔……妮妮你很会舔懒叫……我们也去相干好吗?」妮妮点点头,於是小吴便抱起妮妮过来放在我们旁边,一张大床刚好两个男人干两个女人。
  不几下,小吴就把妮妮和他自己的衣服都脱清光了,大床上四个人都赤条条的。看着小吴握着硬梆梆的大懒叫就往妮妮的鸡迈插,我兴奋到不得了,就在身旁,小吴开始干我老婆妮妮了!
  「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小吴……我爱你干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妮妮旁若无人地叫春,小吴拼了命似的不停用力操着她的鸡迈,大床另一边的春宫比我这边还要激烈,十分钟不到小吴就把我老婆操上了高潮,「啊……啊……我要丢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妮妮抱着小吴的屁股不断挺耸着自己的下身。
  在淫糜画面的刺激下,我更卖力地干着小梅,操得小梅一阵乱叫:「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大哥干我……干得我好爽……大力……再大力……喔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向小吴使了个眼色,两人同时抽出懒叫再交换干——我干妮妮,小吴干小梅。想着老婆这麽爱操穴,我干得更用力了,下下都插到底:「干死你!干死你这个荡妇!」「喔……喔……老公……我爱给你干……插大力一点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」妮妮爽得乱喊乱扭,小吴给她的高潮余韵未退,我又把她推往另一个巅峰。
  房间里小梅、妮妮的淫叫声延绵不断,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在这双重刺激下,我和小吴几乎同时射精了,我射在妮妮脸上,小吴则射在小梅的鸡迈里。
  一阵大战完毕,彼此都累了,我和妮妮穿好衣服就跟他们道别回家,回头看时,两个淫虫还赤裸身体互相抱着睡觉。妮妮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:「老公,我们去逛街、看电影好麽?」我亲了她一下:「嗯,好!」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