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妻的闺蜜是你的做爱对象-02
妻的闺蜜是你的做爱对象-02
 好痛喔!你的懒叫很长……插到人家花心了……轻一点嘛……」小梅被我操得爽痛参半、又爱又恨。
  我像公狗干母狗般一直干着小梅,干到最後小梅也浪叫着: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干得我好爽……你的鸡巴大又长……比我老公强多了……轻一点……」用背入式交合最容易顶到花心,我干妮妮一向都是用这招,经常干得她浪叫连连,果然小梅也不例外,淫叫四起: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亲哥哥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小梅爱你干……顶到了……顶到花心……我受不了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干我了……」小梅的淫叫声让我受不了,十万大军往前直冲,「我射!射!射死你……」狠狠一顶,我再次射精了,一股暖流激射往小梅花心,「好爽喔……亲哥哥……好爽……」小梅也丢了。我压着小梅,就像八爪鱼一样趴在床上,气喘如牛。
  休息一阵子後回过神,我问小梅:「小吴住哪里?我们去他那里看看好吗?
  看妮妮今天是不是又去了他家。」
  「不要!我不敢,妮妮会骂死我的,出卖朋友的事我不做。」小梅爽完後还是守口如瓶。
  「我早就怀疑你们俩狼狈为奸,互相掩护。穿好衣服,我们走!」我把小梅的奶罩、内裤扔给她,催促着她带我到妮妮和小吴通 奸之所,小梅无奈只好跟我走。
  我骑着机车,小梅坐上来指示方向,很快就到小吴家。「叮咚!叮咚……」我按着门铃,「来了!」答话的是女人声音。
  来开门的竟是妮妮!她边走边整理着衣服,看来是刚干完;小吴衣服没穿,坐在客厅。「是谁呀?」妮妮刚问着,一看到是我,她和小吴都一脸惊讶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  「你怎麽知道我来了这里?」妮妮问道。小梅不敢进来,站在门外,妮妮没看见,我拉着小梅说:「进来,怕什麽?」妮妮这时才看见小梅:「哦,原来是你出卖我!」我说:「够胆做就要够胆承认,不要怪别人。小梅是我逼她带路,不得已才来的。」小吴说:「我们正在看电视和聊天,你找我有什麽事吗?」我心想着:『抓奸要在床,现在他们衣服都穿好了,没办法告他们,只有诱导他们承认。』於是答道:「哦,我是来看看妮妮是否来了你这里,果然在这里就好。」妮妮说:「坐,我去拿冰水给大家喝。」她一言一动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东西放在哪里她都很清楚,不明底细的还以为她是这个家的主妇呢!
  我心想着:『装得好自然啊!不过早晚会让你露出马脚!』为了缓和气氛,让他们放松戒心,我便坐下来跟他们东聊西聊。
  小梅坐在小吴旁边,妮妮自然坐在我这里。小吴家有卡拉OK,两个女人想唱歌,我没意见,於是小吴起身打开卡拉OK,大家就你一首、我一首的唱得很高兴,一时气氛变得非常热络。
  我趁势提议喝点小酒助庆,大家没反对,小吴起身就去拿一瓶高粱出来,彼此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得半醉。我注意看妮妮和小吴,他们也没有特别举动,不知是我多心,还是由於我在这里,所以他们不敢。
  这时我提出不如玩玩游戏,小梅问我玩什麽,我说:「大家这麽熟,当然要玩不一样的、有情调的啦!小吴你有纸牌吗?我们来玩纸牌,输的脱衣服。」小梅说:「你们男人脱掉衣服很难看耶!真的要玩吗?」我答:「没关系,有输有赢,机会均等。」过没多久,二个女人便脱到剩下三角裤,我和小吴也只有一条内裤,再脱下去真的会难看,妮妮便说:「玩别的吧!这个不好玩。」我说:「那玩『瞎子摸像』,猜猜我是谁,这游戏很好玩。」小梅问:「这要怎样玩?」我说:「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」然後向小吴说:
  「你有领带吗?拿两条过来。」小吴进去房间拿领带,没多久就回来客厅,我对小梅和妮妮说:「你们一人一条,绑着眼睛,用嘴巴吸我和小吴的老二,猜猜是谁的,猜了错要处罚。
  一,摸奶;二,亲嘴;三,脱裤子,最後做爱看现场。做爱只能三分钟,完了再玩。」妮妮看着我说:「我跟别人做爱,你会接受吗?现场我没玩过,你们在看,我做不来。」我说:「没关系,又不会那麽倒楣,说不定是小梅和小吴做。你放心好了。」小吴倒饶有兴趣地说:「好!这个好玩!」我心想:『干!两个都不是你是老婆,干谁你都赚到了,当然叫好啦!可怜我为了钓鱼,牺牲好大。』想归想,我还是一本正经的宣布游戏规则:「女生先蒙上眼睛去吸男人的老二,每人吸三次,猜猜是谁的,猜错了要接受处罚:一,亲嘴;二,摸奶;三,脱裤摸鸡迈;四,做爱看现场,我再次叮咛着。
  最後被猜错的男人和猜错他的女人做爱,猜对的看现场。」小梅听完後一脸惊讶,直说不要,不敢玩:「亲嘴、摸奶尚可接受,还要现场做爱哎!不好吧?我们唱歌就好。」我无奈地摇摇手,其实我很放得开,只要大家讲好就好。
  又唱了一会,我拉着小梅往屋外走,她疑惑地说:「有事吗?」我问:「你为什麽不玩?」小梅说:「一定要这样玩吗?」我说:「是的,这样才刺激。」小梅想了一下,说:「我去跟妮妮商量,你等我一下。」只见她们低着头在小声嘀咕,时而点头,时有争吵……两人商量了约十几分钟,小梅起身说:「我问吴大哥好了,看他意思怎样再说,如果他没意见,就这样说定。」三个人商量了一回儿,小梅招手要我过去,我过去问小梅:「有结果了吗?」她说:「我们想再找一个人来可以吗?如果没问题,我们就照你意思玩。」我当然答应了,爽快地说:「好,就这麽办。」我假装不知道找谁,问她:「人去哪找?玩这种游戏倘若彼此不相熟,是玩不起来的。」我心想,好戏快上场了!
  小梅偷偷笑着说:「妮妮,你打给他。」妮妮却忸怩地说:「三八!你打就好。」「好,我打。」小梅倒乾脆,拿起手机就打:「喂!喂……江大哥,你有空吗?妮妮找你,要你过来小吴这里唱歌。
  只听对方答说嗯……多久会到……喔,十分钟,好,我们等你。
  妮妮的老公也在这里喔!喂……喂……小江,等你喔!」小梅好像故意提醒他,小梅放下电话说:「等一下小江就会到。」我大赞小梅办事得力,心里却有点纳闷:『干吗要提醒小江我在这里?』不过情况看来似乎朝着我预计的方向发展,好戏终於上场了……下集
  (五)
  「OK,」我说:「等小江到了後,我们就开始玩。」一会儿小江来了,嘻嘻哈哈的说:「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唱歌喔!」妮妮说:
  「我们玩游戏玩到一半等你来。」小梅说:「我们要玩游戏,你也参加吧!」接着指着我介绍道:「这是妮妮的老公。」「喔,你好!」小江问:「玩什麽?」我答道:「玩『瞎子摸象』,猜猜我是谁。」然後问小梅:「游戏要开始罗!你们有意见吗?」小梅满不在乎的说:
  「来就来!谁怕谁?」
  「好,那我们开始。」於是我一声令下,小吴、小江和我一起脱下裤子露出老二。三支懒叫都软垂垂的,毫无生气,但在我们自己的努力下,懒叫没多久都变得雄纠纠、直挺挺的了。
  「两位小姐,快看哪一支懒叫是谁的,有三分钟让你们摸、让你们看清楚……好,时间到了,两位小姐请用领带绑着自己的眼睛……妮妮,你先来。」在我的引领下,妮妮走过来先用嘴巴吸小吴的老二,看着自己老婆吸别人的老二吸得那样自然,我心中不免五味杂陈。
  妮妮吸得很用心,只见小吴的老二在妮妮嘴里一进一出的,他脸上也露出很舒服的表情。过了一会儿,妮妮走过来用嘴巴吸我的老二,但我看她没有吸小吴时用心。第三个是小江,妮妮用小嘴含着,细心地品味,还用手轻轻套动着。
  过一会儿,换小梅来,我们三个人互相调换位置,换小梅走过来用嘴巴吸小吴的老二。小梅很会吸,吸得小吴的老二硬翘翘的快要射精,小吴强忍……再换吸小江的老二,小江双手握着小梅的头,看起来很爽,最後是我。
  「好,停!」我问小梅:「第一支吸的是谁的老二?」小梅说:「是大哥你的。」「那第二支又是谁的?」「小吴的。第三支是小江的。」我们三个听後哈哈大笑,我说:「你惨了,小梅,你三个人都猜错,要接受我们三个人处罚。」说着,三个人同时往小梅走去……亲嘴。
  「妮妮,换你说。」
  「第一支是小江的,第二支是……大哥的。」还好没让我失望,自己老公的懒叫还认得。
  「第三支是小吴……」
  妮妮错了两个,只看小吴、小江就往妮妮走去亲她的嘴。第一次的结果是小梅输,认错了三个人,妮妮错两个。
  我说:「再来,这次是摸奶。」我们三个人互相调换了位置,这次妮妮猜错两个,是大哥和小吴。我先摸,自己的老婆常摸,所以就意思一下,再换小吴,小吴不只用手摸,还用嘴去吸奶头。
  小梅也猜错了两个,必须接受小吴、小江处罚。
  小吴、小江互看一眼,就往小梅走去摸她的奶。这次结果是打个平手。
  这是第三次了,输了的要被挖鸡迈。我们三个人又互相调换了位置,小梅先来,妮妮在後。这次小梅错了一个,是小吴;妮妮则三个人都猜错,自然必须接受被我们三个人挖鸡迈的惩罚,小梅被小吴挖得大叫:「好爽……轻一点,轻一点……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这个女人发浪了。
  再来是妮妮,我看小吴很用心,轻轻地抚摸她的小穴,妮妮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叫着,身体轻扭。
  接下来换小江,只见小江一手抱着妮妮的腰,一手用中指插进妮妮的鸡迈里,妮妮叫着: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会痒……」最後是我,自己老婆,我点到即止,意思意思。
  三次计算下来,小梅:3+2+1=6,妮妮:2+2+3=7,是妮妮输了,必须接受处罚玩现场。「这次是干炮喔!妮妮你要小心。」我提醒着:「猜错一个是一对一,猜错两个是一对二玩3P,猜错三个是一对三玩4P。」我们三个人又互相调换位置,次序是小江、我、小吴。这次妮妮非常用心,细心含着我们的懒叫慢慢地吸,一支接一支地轮流摸,来回了两三次,看她那副蛮认真的样子,是太紧张吗?
  唉!妮妮这次错了两个,猜错的是小吴和小江,所以必须让小江、小吴干炮玩现场,我跟小梅在旁边看。
  小吴和小江互看一眼,一脸奸笑,看看我没反对就往妮妮走去,正准备向妮妮上下其手时,我连忙提醒着:「不可以内射!」小梅说:「妮妮,还是让我来和小吴、小江玩吧,你老公在这里不方便,我来就好。」呵呵,果然姐妹情深,有难就跳出来同当,不错!
  妮妮低头不语,小梅问妮妮:「可以吗?」妮妮说:「还好。」干!我心想:『你和小吴早就有一腿了,当然可以啦!难道跟小江也有一腿?是故意让我看着生气,还是故意要掩饰什麽……』於是在我的胡思乱想间,小吴已经开始拥吻着我的爱妻妮妮,两人亲密地唇舌交缠起来;小江就一只手挖着妮妮的鸡迈,一只手搓摸她的奶子,展开了现场的3P秀。
  第一次看到老婆被人玩,而且还是同时遭两个男人上下夹攻,当时心情不知是吃醋还是兴奋,总之很难形容,不过我还是接受了。
  看着妮妮双奶被小江用手使劲地捏着,嘴巴吸吮着她的乳头,下面的鸡迈又被小吴抠挖着,亵玩得妮妮渐入佳境,眼神迷离。
  我走出房外点上一根烟,站在门口看着妮妮帮小吴口交,一下拥吻、一下舔鸡巴……忙得不可开交,看样子我知道妮妮一定很爽。小吴抬头看看我,我故作大方的说:「愿赌服输。没关系,你们随便玩。」只见妮妮转过身来,一脸倩女幽魂的表情哀怨无奈,然後却和小吴又是一阵热吻。小江用手握着妮妮的奶子又捏又揉的,被他搞到已经变形了。我说:「三分钟,只有三分钟,你们自己好好把握。」讲完就紧张地拿起马头表计时。
  (六)愿赌服输
  妮妮望着小梅说:「两个干我一个,很丢脸,不要看!你去安慰我老公,让他干好吗?」我说:「不用,三分钟很快就过去。」一会儿就见小吴抱着妮妮放在床上,提着懒叫对着妮妮的鸡迈插进去,随着抽插的节奏,妮妮发出悦耳的淫声,小嘴含着小江的懒叫一进一出,喘息着说: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小吴干我……好爽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天啊!真是的,眼睁睁看小吴干妮妮,虽然有点变态,我还是强忍着。
  这时妮妮大叫:「嗯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小江说:「三分钟快到了,换我。」小吴满不愿意地把插在妮妮鸡迈里的懒叫拔出,刚离开,小江就握着他的懒叫对着妮妮被小吴操得满是淫水的鸡迈插进去。
  「喔……爽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我爱被你干……喔……」妮妮的淫声再起:
  「喔……干我……干死我……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当时我跟小梅都在外面看,看到心爱老婆被小吴和小江干得淫声四起,小梅却用吃醋的眼神看着他们做爱。我有点好奇,在心里想:『3P、4P,她们应该有玩过,要不然不会那样自然。
  她们一定有问题,背着我偷偷做……』这时妮妮的淫叫声打断了我的思考:「爽……喔……小吴干我……用力干……干得我好爽……」我一看,妮妮身上不知道何时又换了小吴。
  小梅情不自禁地握着我的懒叫,用猫儿叫春般的音调嗲嗲地说:「大哥,我要……我要你干我……鸡迈好痒……不要管你老婆……我早说过她有人干……你放心……现在你看到了,是小吴和小江干你老婆,我老公只有干过她一次。」我想着:『那手机传来的淫叫声到底是小吴在干妮妮呢,还是小江?』心里有点纳闷,为了要解开这个谜,看下去再说。
  我拿起码表一看,时间还剩30秒。这时小江正亲着妮妮的小嘴,双手不停摸着奶;小吴则压着妮妮,懒叫插在她的鸡迈中做着活塞运动。
  只听小吴大叫:「喔……喔……我要泄了……」一阵快感爽得他浑身颤了好几下,随即射出浓浓的一大股精。
  妮妮双手推着小吴,说:「不……不要射在里面,我老公会生气。」我说:
  「干!都射进去了,现在才说有个屁用!」妮妮住了口,白了小吴一眼。
  我开始倒数计时:「30秒,20秒,10秒……停!」我大叫:「停!还动?」重新再玩,小梅说:「不玩了,没意思,大哥都不理人家!我看得很难受,鸡迈好痒。」我们三个立即同时说:「你输,我们三个一起干你好吗?浪女。」小梅说:「好,再来玩!」妮妮在旁边说:「想要被干,猜错就好。真是的!我不玩了,很累,休息一下。我叫大哥干你,我们三个人看现场。」我呆了一回儿说:「出卖老公,干小梅给你们看,才不要!我第一次做爱,旁边有人,我会不适应。大家都玩累了,休息一下,改天再说。」我有点生气,就带着老婆回家,小梅跟在後面一起走。
  只听小吴说:「慢走,有空常来。」我心想:『才不要常来呢!常来带老婆给你干,你老婆为什麽不给我干?』喔,对了,小吴应该有老婆,他的老婆是谁呢?回去问问妮妮或小梅,对各位大大总要有个交代。
  回到家,小梅先给我泡了杯茶,然後小梅、妮妮依序坐着,我问老婆:「我跟小梅做爱时,你去了哪里?打电话给我时跟谁在一起?」妮妮低头不语,久久才说是小吴,在小吴家。
  「那当时你是跟小吴正在打炮吗?」我继续问,妮妮「嗯」了一声。「你们现在关系如何?」我再追问,妮妮看了小梅一眼,又低下了头。
  小梅说:「我来讲好了。小吴和小江是我先认识的,妮妮爱唱歌,於是我就介绍给他们认识。小吴人好客,家里又有卡拉OK,我们俩就常到他家玩……」(以下是我跟小梅的对答)「那是谁先跟小吴发生关系?」「是我。事情是这样发生的:小吴看妮妮身材好、讲话又温柔,干炮一定很爽,一直想要干她,我怕妮妮将我的事说出去,让我老公知道,就和小吴设计妮妮给小吴干。
  那次我有在场,妮妮喝了一杯咖啡没有多久就想睡(小吴在咖啡里加了安眠药),我和小吴扶着妮妮往房间去,我走出来没多久就听妮妮叫着:『嗯……嗯嗯……不要……小吴不要……小梅在外面,会看到,告诉我老公就完了!』小吴说:『你放心,小梅我早就干过了,她不会说的。有一次还跟小江一起干她呢!是一前一後玩3P。小梅的事我会处理,你放心,这次还是小梅设计找你来的。我想干你很久了,让我干一次就好。』『嗯……不要……』妮妮哀求着,可是哪里由得她,小吴二话不说就提着懒叫往妮妮鸡迈插,『喔……喔……轻一点……会痛……』妮妮被他干得叫起来。
  小吴似乎妮妮越痛苦,他就觉得越爽,一边往深处捅,一边还说着:『只进去一半而已,你的鸡迈好紧啊……喔……』『轻一点好吗?还没湿,会痛……』妮妮哪里够小吴力气大,推推搡搡之下就让他把鸡巴慢慢插了进去,眼看今天劫数难逃,妮妮惟有求他温柔点。